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法治文化 >> 说法讲理  -> 正文
说法讲理丨旅游专题案例评析
发布时间:2019-09-05    来源:     阅读量:

IMG_20190825_093231.jpg

(广西谦行律师事务所 谭京凯 律师)


一、案例一及要点评析

(一)案例一

2018年2月1日,闫某某与家人前往菲律宾宿务参加第九交响曲5天7晚旅团。入团时,旅行团领队发出入团须知。2018年2月5日早上10:00左右,闫某某和旅行团抵达阿波岛,并登上5号船。之后,闫某某和当地潜水指导员在度假村潜水。中午12:00左右用餐。下午1:30分左右,闫某某在离海岸线约3米的地方独自浮潜。1:40左右,潜水指导员及度假村其他客人看到闫某某浮在水面上,不省人事。游客迅速实施了心肺复苏,并将闫某某抬上船送至急救中心,后经医院宣布闫某某到院前死亡。

闫某某的家人认为:潜水项目系由旅行社组织的,并非闫某某私自进行潜水,旅行社并未告知潜水必须有专业人士陪同,而且安排闫某某自行浮潜。事故发生后,并非由潜水指导员发现异常,而是由其他游客发现异常后进行心脏复苏,经过2小时路程才送至急救中心。因此,旅行社应当承担全部责任。

旅行社则辩称,闫某某作为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对自行浮潜有一定的危险性有一定的认识,旅行社在出团前已经向其发出了出团通知书,通知书对于浮潜项目的危险性进行了提示,已经尽到了提示义务及应尽的义务,不应当承担所有过错。

为此,闫某某家人一纸诉状诉至法院。法院最终判令旅行社承担60%的赔偿责任。

(二)要点评析:

1.闫某某家人认为旅行社没有告知潜水必须有专业人士陪同,没有尽到告知义务,所以要求旅行社承担责任,他们主张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第一款的规定,旅游经营者在提供旅游服务过程中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即对可能出现的各种危险情况通过警告、指示说明和通知等方式进行有效预警,以防他人遭受损害。

本案中的旅行社作为旅游经营者,有按约定旅游行程为闫某某提供旅游服务的义务,这既包含服务项目、内容及标准符合合同约定,也包括对旅游者人身和财产尽安全保障义务,对可能涉及旅游者人身和财产安全的旅游项目有履行告知、警示的义务。

2.我们注意到旅行社的抗辩。他们说在出团前已经向其发出了出团通知书,通知书里对于浮潜项目的危险性进行了提示,所以已经尽到了应尽的安全提示义务。旅行社的辩解站得住脚么?

刚才我们提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司法解释第七条,规定了旅游经营者的安全告知警示义务。旅行社的辩解主要是为了强调其已履行了这一义务。

这个案例中,虽然旅行社发出了出团通知,通知上也有安全提示内容的文字。但我们知道,现实生活中,这类的出团通知一般都是制式格式样板,因此即便在该格式样板中有安全提示内容的相关文字内容,也无证据证实旅行社向旅行者个人逐一明确告知上述内容。而且在面对具体实施浮潜项目时,由于该项目涉及到安全要求标准,所以也应进一步加强安全提示,做到逐一进行安全措施指导等。所以,就举证责任而言,旅行社仍要证明其已向闫某某告知,否则仍将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

3.这个案例中,法院最终确认旅行社只承担60%的赔偿责任,这是基于怎样的考虑呢?

案例中,闫某某毕竟是成年人,因此他对浮潜的危险性理应有一定认知,即在没有专业人员陪同情况下擅自进行浮潜具有相当的危险性。但其仍擅自进行浮潜以至溺水而亡,所以自身还是存在一定过错。法院因此酌定其自行承担40%。

二、案例二及要点评析

(一)案例二

2018年4月11日,年近70的汪某和老伴参加了西安双卧6日游旅行团。在西安白鹿原影视城景区下台阶时,汪某不慎扭伤左脚,致右膝跪地而受伤。受伤后被送往蓝田县医院就诊,之后转往西安解放军第三二三医院治疗。经诊断,右髌骨骨折。

原告认为被告旅游公司组织不力、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承担全部责任,故诉至法院。

被告旅游公司则认为:西安白鹿原影视城景区是休闲娱乐景点,景区内均为平路,无特殊地形,路面也并无瑕疵。旅行社依法履行了合理的安全注意提醒义务,景区内也有安全提示,原告汪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游玩时未对自身安全尽到基本的安全注意义务,导致摔伤,其自身应对事故的发生承担责任。

法院最终以旅游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实施了相应的保障措施,判令其对原告汪某的损失承担60%的责任。

1.这个案例和我们刚才那个案例很相似啊,不同之处就是原告是老年人。对于老年人这一特殊旅游群体,法律有什么特殊的规定么?

《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旅游经营者组织、接待老年人、未成年人、残疾人等旅游者,应当采取相应的安全保障措施。”该条款的立法意图为鉴于老年人、未成年人、残疾人等旅游者的自我安全保护能力相对较差,要求旅游经营者对这些人群应当要有较于常人更高的、具有针对性的安全保障措施。

2.这个案件感觉属于意外事件,而且旅游公司也说了案发地都是平地,也有相关旅游提示,汪某也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什么法院还判令旅游公司承担60%责任呢?

主要原因在于举证责任。本案中,原告汪某年近七十,属于老年人范畴,其与旅游公司签订旅游合同,在旅行游玩期间不慎扭伤脚部,造成了损失。现被告称其已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由被告承担原告具有过错的举证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条“在法律没有具体规定,依本规定及其他司法解释无法确定举证责任承担时,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综合当事人举证能力等因素确定举证责任的承担。”的规定,原告作为老年人的特殊身份,其受损伤的事实客观存在,被告作为旅游经营者,其本应对原告采取相应的、针对性的安全保障措施,而被告否认在本次事故中具有过错,所以被告应对其没有过错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而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其实施了相应的保障措施,所以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相应责任。

原告汪某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行走下台阶时自身安全意识淡薄,忽视自身安全,存在一定过错,所以可以减轻被告的责任承担。

3.在现实生活中,法律虽然规定旅行社对老年人等这些特殊群体应该采取该标准,高要求,但很多旅行社往往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比如直接在旅游合同中约定“老年人因自身身体原因产生人身或财产损害的,由自己负责等等”,那么这类条款有法律效力吗?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四条:“经营者不得以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或者减轻、免除其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

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含有前款所列内容的,其内容无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旅游经营者以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告示等方式作出对旅游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或者减轻、免除其损害旅游者合法权益的责任,旅游者请求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认定该内容无效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霸王条款”,在法律上称为格式条款实践中旅游者与旅游经营者相比,处于弱势地位,旅游经营者以格式合同、格式条款的方式以通知、声明、告示等方式作出对旅游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或者减轻、免除其损害旅游者合法权益的责任,旅游者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认定该内容无效,依据本规定人民法院应支持旅游者的请求。

4.以上案例对我们有什么警示呢?

对于旅游者而言,应做好旅游中风险的防范和规避,尤其是成年人、老年人,对于一些高危、高空、涉水、涉险的旅游项目,应听从旅游经营者的安全指导和说明,对自身的安全防范有足够的认识,特别是建议旅行前购买好足够的旅游意外险;

作为旅行社,应注意做好安全保障告知义务和安全指导。特别注意几点:(1)出发前或者行程中履行好安全告知义务,发放安全告知书、行程单,保留签署回执;(2)对于一些高危、高空、涉水、涉险的旅游项目,应进一步做好安全指导提示和说明,留存证据;(3)发生事故时尽量能保存现场照片;(4)发生事故后及时救助,履行好送医治疗、适当垫付医疗费、协助理赔等事项。


主办单位:南宁市司法局 地址:南宁市青秀区东葛路125号 电话:(0771) 3860022
投稿邮箱:gxnnpf@126.com  ICP备案号:桂ICP备09000874号 国际联网备案号:45010302000398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